现场报码

月薪五万清华男征婚被嘲 当代互联网相亲门槛有

添加时间:2021-08-04

  假设有这么一个单身男青年:毕业于清华尖子班,曾在谷歌工作,如今月薪五万,求问:他在当下婚恋市场的竞争力有多大?

  现实生活中,一个符合以上全部条件的男生从互联网上获得了答案:“精神贫瘠”、“过于自信”这些都是他在自己发布的征婚贴中收到的回复。

  除了这件事本身引起的各个层次讨论,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男男女女选择在互联网的大海里撒网征友,这是为什么?

  “上次征友过去一年了,由于姑娘都不愿意来山西,依然没有征到。一年以来,我倒是收入增加了不少,而今成了一个斜杠青年,教竞赛,写程序,月入五万,每天依然是从早忙到晚,不过比从前在谷歌写C++,做大数据的时候轻松多了。官方职业依然是在家乡一个不知名的二本教书。身在家乡小城,有自由的空气。不挪窝啦。”

  帖子里他附上了自己的照片,一个戴眼镜的男子,穿着程序员标配的红黑格子衬衫,在沙漠阳光的照射下,与身旁的摩托车微笑合影。

  就是这么一则看起来和征婚照片同样平平无奇的征婚帖,却在短时间内吸引了网友的关注。

  中考全省第一、高中时斩获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直接保送清华,之后又通过严苛的选拔进入号称汇聚清华半数精英的“姚班”。

  清华本硕毕业后,因觉得自己不适合搞科研而放弃读博,毕业后张昆玮先后进入摩根大通和谷歌工作。不到30岁,他就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种算法,“zkw线段树”。

  后来,他因接受不了北京的房价与生活节奏,选择辞职回到山西,进入一所二本学校当了老师。

  去年他也在网上发布过征婚,只不过由于坐标山西,且当时月薪只有3000元的缘故,并没有得到太多回应,即便是回复也是吐槽他“不配找女朋友”。

  一年之后,随着收入明显增加,他鼓起勇气再度发帖,但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还是失败了。

  在大量的回帖与转发中,张昆玮的外形长相成了讨论焦点,一些网友给他贴上了“油腻”、“矮丑挫”、“魅力全无”、“装作拥有高逼格的内在”等标签,“普通却自信”的评价屡屡出现。

  有人认为“相由心生”,不够健美的体态暗示着张昆玮没有自律的生活,学历和人品也不必然挂钩;也有人翻出张昆玮几年前在微博的言论,认为他关于“为了增进好感而触碰女性”的说法,有性骚扰之嫌。

  还有人指出,张昆玮或许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方式方法出了问题,“既然选择豆瓣交友,就应该试着用贴近生活的语气介绍自己,突出自己是一个鲜活有思想的人。”

  随着舆论越来越沸腾,逐渐开始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其中有不少来自仰慕张昆玮才华的男性,他们认为以张昆玮在业界的地位,实在不应该在互联网上被如此攻击,“形象差的人不配征婚?”

  身处漩涡中心的张昆玮于前天发布了一篇《关于内卷,身材焦虑,性别意识以及近来热度的回应》,在这份公开回应中,他提到了当代男性的择偶压力:

  “少数的成功者,挤占了适龄男性的择偶空间,使得大部分普通的男生,找不到方法来吸引异性。都说女性是性别问题的受害者,但是实际上,性别问题的受害者也包括男生中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存在是被忽视的,他们的诉求是被压抑的。我们从社交媒体上只能看到,丈母娘对财礼的要求如何如何,或者我们会看到,从小培养“男子汉”意识有多重要:但是男性除了辛苦赚钱,当工具人,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博主@周玄毅喊话张昆玮,“谁也不欠你一个老婆”,“你必须要有魅力才能吸引到异性”,“不要打悲情牌”。这条微博得到了17万点赞。

  事已至此,舆论仍在发酵,大家争论的已不再只是一则单纯的征婚帖,而上升到了社会、性别、婚恋竞争等议题。

  事实上,这并非征婚贴第一次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2019年一位阿里P8就因为征婚而引来群嘲。

  根据由博主@北京大土豆代为发布的征婚帖里介绍,这位男子“南京211+北京985,阿里P8,年收入170万,有房有车,身高170cm,体重65kg”,对女方的要求,“最好江浙独生女,身高162以上,本科至少211,月收入不低于1w,90后,能够照顾家庭,不排斥生2个孩子”。

  在质疑的声音中,一些人将矛头对准了这位阿里P8的自身条件,认为凤凰男出身和170身高的男方,没有资格对女方提这么高的要求;另一些网友则认为,这位男子在征婚贴中对精神世界只字不提,完全把女性当物品把婚姻当交易。

  面对舆论,最初发帖的@北京大土豆忍不住发文回应,“我发现广大女性对男性的要求,其实可以概括为四个字:没有短板。也就是收入不低,性格不坏,身高不矮,家里不穷,学历不差。”

  无论是张昆玮还是阿里P8,这些在线下相亲市场拥有绝对选择权的男性,到互联网上征婚却处处受阻,不禁让人疑惑:互联网相亲,现在门槛这么高了吗?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逛了逛豆瓣、虎扑、脉脉等多个时下热门的互联网相亲角,从当代男女的征婚帖中寻找答案。

  尽管年轻人往往对于长辈们安排相亲时的老一套不屑一顾,但是当他们亲自上阵时,却也会不由自主地先写一份简历,把个人硬件条件如数家珍:身高、体重、年龄、学历、月薪、有无房车、有无大城市户口、父母养老情况

  在女性发布的征婚帖中,除了保留项目“不吸烟少喝酒”以外,对身高的要求几乎是死线cm以上”是准入门槛;

  而在男性发布的征婚帖中,“善良、孝顺、温柔”是直男择偶三大件,不少男性还会直白地提出,希望女生感情经历简单一些。

  在一条脉脉的征婚帖下,我们就见证了一次男女间的微型交锋。一位网友提问楼主,“谈过几次恋爱啊?”楼主回复,“一次,你给打几分?”这位男性网友则回复,“那得看看性生活是多少。”

  既然选择在互联网公开征婚,那么就要做好被公开judge、以及接受汹涌恶意的思想准备网友可比婚介所中介们直接与毒舌多了。

  但凡超过了30岁(此条标准尤为针对女性),在互联网征婚的语境中就成了“被剩下的”,只有降低择偶标准的份。

  在这一点上,互联网征婚几乎与传统的“父母式相亲”没有差别,“都这把岁数了,眼光别太高了”成了讨论区最常见的潜台词,甚者还有语气更为促狭的,“年轻时候干嘛去了,现在找老实人?”“阿姨,你都过了30了该找大叔了。”

  虽然许多年轻男女在征婚帖中都表示对于对象的长相要求,“只要看得过去就可以”,但事实是,外貌条件早已成为一条难以逾越的隐形标准。

  如果颜值不够高,身材不够好,那么在虎扑、豆瓣等地发帖征婚,无异于对自己公开处刑。

  与传统相亲比起来,互联网征婚看似更为方便,却也危机四伏,在这个不婚主义盛行的时代,仍旧发帖为自己相亲的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除了向亲朋好友散布“请帮忙介绍对象”的消息土法征婚外,从19世纪末报纸大众化后所刊登的征婚广告,到遍地开花门脸喜气洋洋的婚介所、贴得到处都是的小传单,九十年代诞生至今仍经久不衰的电视相亲栏目,直到今天在各个网络平台无孔不入的相亲交友征贴和各种约会app无论在哪个时代,年轻人在“想恋爱、要结婚”这件事上的热情始终不减。

  如果有幸浏览过人民公园相亲角和婚介所的征婚启事,就会发现传统征婚总会制造紧张氛围,身高、体重、户籍、学历、收入、资产有时甚至连照片都不放,结婚嘛,什么爱情不爱情的,经济条件家庭背景匹配、日子过得下去才最重要。

  这样目的性极强,用同一套衡量标准评判每一个个体的征婚方式令年轻人倍感不适。

  比起正襟危坐的亲友介绍、公园长辈聚集的相亲角、婚介所交七万块钱包介绍五个合适对象,更多的当代年轻人还是想让婚姻回归本真:结婚本应是因为两个人真心相爱。

  在社交媒体上写一段话讲讲自己的故事与经历、愿景和规划,聊聊爱好谈谈兴趣,甚至暴露性格的弱点和雷区,这样信息量充沛又不失个性的征婚方式,才更能满足年轻人征婚的诉求。

  虽然出于精准投放的考量,他们的开场白往往也是先介绍自己的身高、体重、户籍、学历、收入、资产,但是毕竟亲自发帖嘛,和被爸妈当作急于出手的商品摆在相亲角相比,征婚体验还是不太一样。

  相比传统婚介依靠熟人和婚介机构有限的资料簿,网络也为年轻人带来了更多的选择与可能性,“求偶信号”的传播速度也是传统婚介方式无法比拟的。

  网络征婚完全依靠数据算法,冲浪能手们甚至能在网易云、外卖点单评价、闲鱼、股票交易软件、支付宝基金讨论区里找到有着相同爱好的对象。

  甚至就连记账软件的讨论区都有用户倾情发帖“征个女友和我一起省钱”

  毕竟你和单位同事大姐介绍来的男生见面第一次就聊“昆汀电影中的暴力美学与导演本人的恋足癖”、“华语文坛东北文学复兴”这种话题大概率会被人当成精神病,但是在豆瓣等用户拥有着相同话语体系的平台则不然。就算最后没能找到真爱,兴许也会结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当恋爱结婚变成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成年后自动获得的义务,在物质水平相对稳定的年轻人群体中,是否有共同话题和爱好,两人的三观是否大致相似,对未来的规划能否达成一致,甚至最近“你同不同意杨笠说的男人普通而自信”都能成为年轻人择偶时重要的考量标准。

  一来,随着互联网征婚的兴起,使得相亲帖变得越来越鱼龙混杂,已经有网友反映自己差点遭遇“杀猪盘”。

  一位虎扑网友认为,“现在的(虎扑)相亲帖八成都是男人装的,里面至少五成是骗子。”

  果壳CEO姬十三曾在2011年在豆瓣发布征婚帖时,就道出了互联网征婚的难处。他把在线征婚比作社招投简历,而线下相亲则更像是获得了“内推”:

  “(互联网)征婚很难,原因在于你心里对每一单项要求有理想标准,就像在找全能冠军。而现实生活中的电光火石,则往往是因为对方的某一瞬间触动了你,单项胜出即可。”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假设有这么一个单身男青年:毕业于清华尖子班,曾在谷歌工作,如今月薪五万,求问:他在当下婚恋市场的竞争力有多大?

  现实生活中,一个符合以上全部条件的男生从互联网上获得了答案:“精神贫瘠”、“过于自信”这些都是他在自己发布的征婚贴中收到的回复。

  除了这件事本身引起的各个层次讨论,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男男女女选择在互联网的大海里撒网征友,这是为什么?

  “上次征友过去一年了,由于姑娘都不愿意来山西,依然没有征到。一年以来,我倒是收入增加了不少,而今成了一个斜杠青年,教竞赛,写程序,月入五万,每天依然是从早忙到晚,不过比从前在谷歌写C++,做大数据的时候轻松多了。官方职业依然是在家乡一个不知名的二本教书。身在家乡小城,有自由的空气。不挪窝啦。”

  帖子里他附上了自己的照片,一个戴眼镜的男子,穿着程序员标配的红黑格子衬衫,在沙漠阳光的照射下,与身旁的摩托车微笑合影。

  就是这么一则看起来和征婚照片同样平平无奇的征婚帖,却在短时间内吸引了网友的关注。

  中考全省第一、高中时斩获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直接保送清华,之后又通过严苛的选拔进入号称汇聚清华半数精英的“姚班”。

  清华本硕毕业后,因觉得自己不适合搞科研而放弃读博,毕业后张昆玮先后进入摩根大通和谷歌工作。不到30岁,他就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种算法,“zkw线段树”。

  后来,他因接受不了北京的房价与生活节奏,选择辞职回到山西,进入一所二本学校当了老师。

  去年他也在网上发布过征婚,只不过由于坐标山西,且当时月薪只有3000元的缘故,并没有得到太多回应,即便是回复也是吐槽他“不配找女朋友”。

  一年之后,随着收入明显增加,他鼓起勇气再度发帖,但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还是失败了。

  在大量的回帖与转发中,张昆玮的外形长相成了讨论焦点,一些网友给他贴上了“油腻”、“矮丑挫”、“魅力全无”、“装作拥有高逼格的内在”等标签,“普通却自信”的评价屡屡出现。

  有人认为“相由心生”,不够健美的体态暗示着张昆玮没有自律的生活,学历和人品也不必然挂钩;也有人翻出张昆玮几年前在微博的言论,认为他关于“为了增进好感而触碰女性”的说法,有性骚扰之嫌。

  还有人指出,张昆玮或许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方式方法出了问题,“既然选择豆瓣交友,就应该试着用贴近生活的语气介绍自己,突出自己是一个鲜活有思想的人。”

  随着舆论越来越沸腾,逐渐开始有不同的声音出现,其中有不少来自仰慕张昆玮才华的男性,他们认为以张昆玮在业界的地位,实在不应该在互联网上被如此攻击,“形象差的人不配征婚?”

  身处漩涡中心的张昆玮于前天发布了一篇《关于内卷,身材焦虑,性别意识以及近来热度的回应》,在这份公开回应中,他提到了当代男性的择偶压力:

  “少数的成功者,挤占了适龄男性的择偶空间,使得大部分普通的男生,找不到方法来吸引异性。都说女性是性别问题的受害者,但是实际上,性别问题的受害者也包括男生中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存在是被忽视的,他们的诉求是被压抑的。我们从社交媒体上只能看到,丈母娘对财礼的要求如何如何,或者我们会看到,从小培养“男子汉”意识有多重要:但是男性除了辛苦赚钱,当工具人,还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博主@周玄毅喊话张昆玮,“谁也不欠你一个老婆”,“你必须要有魅力才能吸引到异性”,“不要打悲情牌”。这条微博得到了17万点赞。

  事已至此,舆论仍在发酵,大家争论的已不再只是一则单纯的征婚帖,而上升到了社会、性别、婚恋竞争等议题。

  事实上,这并非征婚贴第一次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2019年一位阿里P8就因为征婚而引来群嘲。

  根据由博主@北京大土豆代为发布的征婚帖里介绍,这位男子“南京211+北京985,阿里P8,年收入170万,有房有车,身高170cm,体重65kg”,对女方的要求,“最好江浙独生女,身高162以上,本科至少211,月收入不低于1w,90后,能够照顾家庭,不排斥生2个孩子”。

  在质疑的声音中,一些人将矛头对准了这位阿里P8的自身条件,认为凤凰男出身和170身高的男方,没有资格对女方提这么高的要求;另一些网友则认为,这位男子在征婚贴中对精神世界只字不提,完全把女性当物品把婚姻当交易。

  面对舆论,最初发帖的@北京大土豆忍不住发文回应,“我发现广大女性对男性的要求,其实可以概括为四个字:没有短板。也就是收入不低,性格不坏,身高不矮,家里不穷,学历不差。”

  无论是张昆玮还是阿里P8,这些在线下相亲市场拥有绝对选择权的男性,到互联网上征婚却处处受阻,不禁让人疑惑:互联网相亲,现在门槛这么高了吗?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逛了逛豆瓣、虎扑、脉脉等多个时下热门的互联网相亲角,从当代男女的征婚帖中寻找答案。

  尽管年轻人往往对于长辈们安排相亲时的老一套不屑一顾,但是当他们亲自上阵时,却也会不由自主地先写一份简历,把个人硬件条件如数家珍:身高、体重、年龄、学历、月薪、有无房车、有无大城市户口、父母养老情况

  在女性发布的征婚帖中,除了保留项目“不吸烟少喝酒”以外,对身高的要求几乎是死线cm以上”是准入门槛;

  而在男性发布的征婚帖中,“善良、孝顺、温柔”是直男择偶三大件,不少男性还会直白地提出,希望女生感情经历简单一些。

  在一条脉脉的征婚帖下,我们就见证了一次男女间的微型交锋。一位网友提问楼主,“谈过几次恋爱啊?”楼主回复,“一次,你给打几分?”这位男性网友则回复,“那得看看性生活是多少。”

  既然选择在互联网公开征婚,那么就要做好被公开judge、以及接受汹涌恶意的思想准备网友可比婚介所中介们直接与毒舌多了。

  但凡超过了30岁(此条标准尤为针对女性),在互联网征婚的语境中就成了“被剩下的”,只有降低择偶标准的份。

  在这一点上,互联网征婚几乎与传统的“父母式相亲”没有差别,“都这把岁数了,眼光别太高了”成了讨论区最常见的潜台词,甚者还有语气更为促狭的,“年轻时候干嘛去了,现在找老实人?”“阿姨,你都过了30了该找大叔了。”

  虽然许多年轻男女在征婚帖中都表示对于对象的长相要求,“只要看得过去就可以”,但事实是,外貌条件早已成为一条难以逾越的隐形标准。

  如果颜值不够高,身材不够好,那么在虎扑、豆瓣等地发帖征婚,无异于对自己公开处刑。

  与传统相亲比起来,互联网征婚看似更为方便,却也危机四伏,在这个不婚主义盛行的时代,仍旧发帖为自己相亲的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除了向亲朋好友散布“请帮忙介绍对象”的消息土法征婚外,从19世纪末报纸大众化后所刊登的征婚广告,到遍地开花门脸喜气洋洋的婚介所、贴得到处都是的小传单,九十年代诞生至今仍经久不衰的电视相亲栏目,直到今天在各个网络平台无孔不入的相亲交友征贴和各种约会app无论在哪个时代,年轻人在“想恋爱、要结婚”这件事上的热情始终不减。

  如果有幸浏览过人民公园相亲角和婚介所的征婚启事,就会发现传统征婚总会制造紧张氛围,身高、体重、户籍、学历、收入、资产有时甚至连照片都不放,结婚嘛,什么爱情不爱情的,经济条件家庭背景匹配、日子过得下去才最重要。

  这样目的性极强,用同一套衡量标准评判每一个个体的征婚方式令年轻人倍感不适。

  比起正襟危坐的亲友介绍、公园长辈聚集的相亲角、婚介所交七万块钱包介绍五个合适对象,更多的当代年轻人还是想让婚姻回归本真:结婚本应是因为两个人真心相爱。

  在社交媒体上写一段话讲讲自己的故事与经历、愿景和规划,聊聊爱好谈谈兴趣,甚至暴露性格的弱点和雷区,这样信息量充沛又不失个性的征婚方式,才更能满足年轻人征婚的诉求。

  虽然出于精准投放的考量,他们的开场白往往也是先介绍自己的身高、体重、户籍、学历、收入、资产,但是毕竟亲自发帖嘛,和被爸妈当作急于出手的商品摆在相亲角相比,征婚体验还是不太一样。

  相比传统婚介依靠熟人和婚介机构有限的资料簿,网络也为年轻人带来了更多的选择与可能性,“求偶信号”的传播速度也是传统婚介方式无法比拟的。

  网络征婚完全依靠数据算法,冲浪能手们甚至能在网易云、外卖点单评价、闲鱼、股票交易软件、支付宝基金讨论区里找到有着相同爱好的对象。

  甚至就连记账软件的讨论区都有用户倾情发帖“征个女友和我一起省钱”

  毕竟你和单位同事大姐介绍来的男生见面第一次就聊“昆汀电影中的暴力美学与导演本人的恋足癖”、“华语文坛东北文学复兴”这种话题大概率会被人当成精神病,但是在豆瓣等用户拥有着相同话语体系的平台则不然。就算最后没能找到真爱,兴许也会结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当恋爱结婚变成一种选择而不是一种成年后自动获得的义务,在物质水平相对稳定的年轻人群体中,是否有共同话题和爱好,两人的三观是否大致相似,对未来的规划能否达成一致,甚至最近“你同不同意杨笠说的男人普通而自信”都能成为年轻人择偶时重要的考量标准。

  一来,随着互联网征婚的兴起,使得相亲帖变得越来越鱼龙混杂,已经有网友反映自己差点遭遇“杀猪盘”。

  一位虎扑网友认为,“现在的(虎扑)相亲帖八成都是男人装的,里面至少五成是骗子。”

  果壳CEO姬十三曾在2011年在豆瓣发布征婚帖时,就道出了互联网征婚的难处。他把在线征婚比作社招投简历,而线下相亲则更像是获得了“内推”:

  “(互联网)征婚很难,原因在于你心里对每一单项要求有理想标准,就像在找全能冠军。而现实生活中的电光火石,则往往是因为对方的某一瞬间触动了你,单项胜出即可。”www.a150333.com